美国大使馆文化处 富布赖特项目

美国大使馆文化处富布赖特项目
 


 

来自49个国家的400多名富布赖特外语教师和助教12月8日至12日在华盛顿聚会,交流心得。 美国国务部国际信息局(IIP)《美国参考》Carlos Aranaga从华盛顿报道,参加2010-2011年度富布赖特(Fulbright)计划的49个 国家的英语教师及助教在全美各地的社区学习一年,不仅能够提高英语能力和增进对美国的了解,同时还帮助美国学生学习外国语言和文化。 这400多名外语教师及助教年龄都在21至29岁,许多人以前从未到过美国,他们被安插在48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教授自己的母语。在完成过半教学任务之后,他们于12月8日至12日在华盛顿聚会。 国务部长希拉里·克林顿(Hillary Rodham Clinton)12月9日接见了参加这次活动的人员,她说:“当我作为国务部长访问世界各地的时候,我经常在总统或总理的办公室开会,有人会说:‘我是富布赖特学者’或‘我是富布赖特外语助教’。在我与当地商界领袖会晤或握手时,也会有人走过来说:‘我是富布赖特学者’或‘助教。’所以,你们不仅在帮助我们更好地互相沟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,而且我也希望参加该计划能为你们个人的前途提供机会。” 来自俄罗斯叶卡捷琳堡的鲁斯兰·伯根诺夫(Ruslan Bergenov)描述了他在印第安纳州埃文斯维尔大学(University of Evansville)的生活。他说,通过对美国文化的耳濡目染,他的英语水平和教学技能都有了提高。 他说:“起初,理解美国人说的话并不总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尤其是他们用俚语的时候。”伯根诺夫教一个俄语班,还做辅导,同时又要修自己的课,其他富布赖特助教也都是如此。伯根诺夫说:“我选读有关美国联邦政府和创业方法的课程。”他还积极参加课外活动。 伯根诺夫说:“我们举办了一次多国文化食品节,我们做了传统的俄罗斯煎饼。”。伯根诺夫对足球十分着迷,也喜欢弹吉他和唱歌。他说:“我玩得很痛快,那儿的人也很棒。”问起美国与俄罗斯大学的区别时,他列举了考试的方式,在俄罗斯经常是口试,而在美国几乎都是笔试。 至于他的整体印象,伯根诺夫说:“美国人不是像俄罗斯人通常想象的那样。我见到的美国人宽容、有国际主义胸怀、对其他文化很好奇。一位老者对我说,‘我们曾被告知有一个‘邪恶帝国’(Evil Empire),但我们并不信,因为所有的人基本上都是一样。’” 来自摩洛哥的梅尔叶姆·布米戴安妮(Meryem Boumediani)受到参加过这个项目的朋友的启发而提出了申请。她说:“我要争取这个机会。我争取到了。这使我的梦想成真。”布米戴安娜在位于斯泰茨伯勒(Statesboro)的佐治亚州南方大学(Georgia Southern University)教两门阿拉伯语课,那里距离萨凡纳(Savannah)和大西洋海岸不远。 她住在校外,上课途经的一条近道要经过一个水塘,旁边有标牌写着“请不要喂鳄鱼”,起初看到这个牌子时她有些担心。她早到佐治亚州两个星期,是校园里唯一的富布赖特学者,于是她去敲邻居的门,很快就交上了朋友。 除了教学活动,梅尔叶姆还指导阿拉伯语对话小组,并组织了“摩洛哥之夜”。她还教学生做指甲花刺青,唱阿拉伯语歌曲,请他们品尝摩洛哥茶。 布米戴安娜说,富布赖特计划的主要好处之一是使你深入地了解和接触美国文化,并有机会作为一个阿拉伯人向学生介绍自己的文化。 富布赖特外语助教培训项目由国际教育协会(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)代国务部管理,目前正在接受2011-2012学年的申请,截止日期是2011年2月1日。 美国国务部国际信息局 http://www.america.gov/mgck






版权2004-2011 北京莫高艺术设计有限公司 保留一切权利 地图
电话:(86 10)58203606
京ICP备:05074006号